欢迎访问湖南百公里 长沙走娃官网—华声户外
客服热线: -

湖南百公里 长沙走娃官网—华声户外

湖南百公里、长沙走娃、湖南骑行会、湖南山水运动节、赶山狗等大型品牌活动策源地。

距2019第二届长沙走娃少儿健走大赛仅

: :

痛楚难以避免 而磨难可以选择 [复制链接]

ayubear 12219 25 倒序浏览
ayubear
话题: 1
回复: 3
楼主
本话题最后由 作者 于 2018-11-15 21:55 编辑

兜兜转转30余年,似乎已快退出青春的行列,

有些追忆,有些惋惜,有些惆怅,

心中五味陈杂。

Pain is inevitableSuffering is optional ——这是村上春树在他的书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中转述的一句来自马拉松跑者的格言,他译为“痛楚难以避免,而磨难可以选择”,也是全书中我最喜欢的一句话。生活也好,工作也罢,其中的苦与累是难以避免的,但是否能够忍受与坚持,则全凭我自己的决定与意志。

所以在2018,步入30的这一年,我希望有点不一样,希望有个大的改变。

年初,怀揣着不安与向往,第一次一个人背上行囊和相机去柬埔寨看吴哥窟,那一次,我好像从工作与生活的禁锢中挣脱出来,看着千姿百态的风景、遇着形形色色的旅人,聊着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。世界何其之大,我又如其中的流沙一般。

有了这次顿悟般的经历后,在接下来的2018,我又尝试了很多个第一次,第一次养宠物;第一次一个人去各个城市看博物馆;第一次长距离的野营;第一次跑马拉松...

这么多的第一次,仿佛为我的人生又开启了另一扇门,原来生活还能这样过,这样的苦与累并着这样的喜与乐。

 

但我知道,我的人生还缺一次徒步。

就像《一个人朝圣》中的哈罗德那样,带着信念,用回忆来丈量、历时87627英里的长距离徒步。

 

于是,机缘巧合下看到了湖南百公里的活动。想一想,这于我来说,或许是个很大的挑战,但也是我所憧憬的徒步,便独自报名了。之后,又增加一个小伙伴,开始了两人的百公里徒步。

 

2018113日,周六,上午8:00

刚开始的旅程总是愉悦的,江水、花草、田野、动物,交织着年轻的徒步者们欢乐的言语与缭绕的歌声,一切都令人满足。


好像吸收天地之精华一般,就这么走下去永远都不会疲惫。



卢梭在《忏悔录》中说他所见过最美的地方,必须有湍急的河流、嶙峋的岩石、挺立的松杉、幽深的树木、起伏的山峦和崎岖的羊肠小道,左右两边还有有令人不敢直视的悬崖峭壁。

而我见过最美的地方,则是用脚步丈量过的风景。


这样的心旷神怡持续了很久。随之而来的当空的烈日带来了一丝困意的疲惫,于是原地休整了一会儿。

听着音乐,看着陆续从面前经过的人群,好像又获得了某种力量,收拾心情,重新出发。

哈罗德说,“我只是一个平凡的路人,站在人群里一点也不出彩,我也不会麻烦任何人。”——《一个人的朝圣》

我也是这样的路人,一个快乐而满足的路人。


终于走到了半百的终点,没看清地图的我,暗自窃喜今天的行程终于结束了。36公里的徒步,脚底板的疼痛,着实让我有点累了。


然而签到盖章的年轻小伙却告诉我,距离百公里的终点还有12公里,如晴天霹雳一般,我的内心不由生出一股烦躁的情绪,明明21公里的马拉松都能跑完,为什么三十多公里的徒步却让人这么累呢?

身边的伙伴大约是看出了我的不耐,拍了拍肩膀,算是鼓励。半途放弃大概是不能容忍的事情,于是,带着疼痛,带着疲惫,带着不耐,再次前行。

西沉的落日给天地镀上了一层暖色的滤镜。前行的队伍还是浩浩荡荡的延续着,我也是其中一人,与此为伴,并不孤独。


“你还以为走路是世上最简单的事情呢”“只不过是把一只脚放到另一只脚前面。但我一直很惊讶这些原本是本能的事情实际上做起来有多难。”——《一个人的朝圣》


天色渐晚,直至太阳完全沉下去,直至道路漆黑一片。我的精力也如同光亮消散一般用尽了,只能本能的把一只脚放到另一只脚的前面,缓慢前移。

队伍还很长,行走的人也并没有减少,只是四周忽的一下安静了,剩下悉索的脚步声,连说话都似是窃窃私语。

默默行走,唯月色相伴,记得钱钟书在《围城》里说过,“暮春早夏的月亮原是情人的月亮,不比秋冬是诗人的月亮”。而夏目漱石则常用“月亮真美”来隐晦的表示“我爱你”。不论何时何地,当头的月亮总能格外的引人思绪。

我们身体里仅存的点点毅力就像散落在月亮周围的星星一般,大概只有努力的一点一点把它们聚拢,才会驱散黑暗,才会带我们前行。

记得看《涉足荒野》这部电影时,里面的女主角一个人背上厚重的装备去荒野徒步,在路上她反复叨念的一句话是——“You can quit anytime(你随时都能放弃),但这句话就好像是有魔力一般,说出来之后,便不会轻易停下了。我随时都能放弃,所以我再坚持最后一小会就好。


(信号与电量问题,可能在路程数量上有一些偏差)

 

终于,华灯重现,灯火阑珊处的终点如海市蜃楼般让人痴迷,用尽全部力气到达后的我们,仿佛完成了一个重大的使命,自然是喜悦冲散了疲惫,虽无力再欢呼雀跃,但都各自在心里默默享受和品味这种倍感骄傲的情绪。

回到居住地,拉伸休整。

然而,明天还有一半的路程,脚底和四肢的疼痛开始让我犹豫,是否还要继续。

带着这些无边的矛盾,烦恼着睡下了。

自是一夜无梦,酣睡如泥。 

第二天睁开眼,看到微亮的晨光时,顿觉前一晚的烦恼太过多余。一晚的休整,身体正以惊人的速度恢复如初,加满正能量的情绪,可以再次出发了。

祖国山河大好,我们年轻朝气。


第二天的骄阳依旧似火,烤的皮肤有些疼痛,于是尽可能的全副武装自己,加快速度。跑跑、走走,速战速决也许是减少疲劳的最好方式。


今天的路上不似昨天那般欢脱,大家都默默行走,似乎是为长距离保存体力,又似乎是明白了徒步的真谛,反正也是闲着,那就在独自行走中任思绪天马星空吧,或许这样会更有趣。

“我美妙的幻想一路伴随着我,我奔放的想象力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漫无边际的异想天开,如果有人请我坐他的马车,如果有人在路上与我攀谈,我是一定会生气的,因为他打破了我步行途中在脑子里构建的空中阁楼。”——卢梭

大概,就如卢梭所描绘那般,这也是徒步的最大乐趣之一吧。


一个签到点,一个签到点的征服,虽然脚底还是疼,但保持微笑,是面对一切最好的态度。

走了很远,征服了冲动的骄阳、走出了烦恼的荆棘、甩下了苦涩的包袱,似是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。沐浴出了新的开始。


(信号与电量问题,可能在路程数量上有一些偏差)


终于走到了百公里的终点。

一次徒步一场微型人生,就像席慕蓉所说,在这人世间,有些路是非要单独一个人去面对,单独一个人去跋涉的,路再长再远,夜再黑再暗,也得独自默默地走下去。

三十岁,献给自己的百公里徒步,感谢没有放弃、坚持到底的自己。

青春已过半,但总要心怀理想,充满希望。

Nobody grows old merely by a number of years. We grow old by deserting our ideals.

年岁有加,并非垂老。理想丢弃,方坠暮年。

——塞缪尔·厄尔曼《青春》

一鸣
话题: 0
回复: 1
沙发
ayubear 2018-11-15 20:03
兜兜转转30余年,似乎已快退出青春的行列,有些追忆,有些惋惜,有些惆怅,心中五味陈杂。Pain is inevitable.Suffering is optional ——这是村上春树在他的书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中转述的一句来自马拉松跑者的格言,他译为“痛楚难以避免,而磨难可以选择”,也是全书中我最喜欢的一句话。生活也好,工作也罢,其中的苦与累是难以避免的,但是否能够忍受与坚持,则全凭我自己的决定与意志。所以在2018,步入30的这一年,我希望有点不一样,希望有个大的改变。年初,怀揣着不安与向往,第一次一个人背上行囊和相机去柬埔寨看吴哥窟,那一次,我好像从工作与生活的禁锢中挣脱出来,看着
最近 1 人点评
Xin心宝
话题: 0
回复: 1
板凳
ayubear 2018-11-15 20:03
兜兜转转30余年,似乎已快退出青春的行列,有些追忆,有些惋惜,有些惆怅,心中五味陈杂。Pain is inevitable.Suffering is optional ——这是村上春树在他的书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中转述的一句来自马拉松跑者的格言,他译为“痛楚难以避免,而磨难可以选择”,也是全书中我最喜欢的一句话。生活也好,工作也罢,其中的苦与累是难以避免的,但是否能够忍受与坚持,则全凭我自己的决定与意志。所以在2018,步入30的这一年,我希望有点不一样,希望有个大的改变。年初,怀揣着不安与向往,第一次一个人背上行囊和相机去柬埔寨看吴哥窟,那一次,我好像从工作与生活的禁锢中挣脱出来,看着
地板
ayubear 2018-11-15 20:03
兜兜转转30余年,似乎已快退出青春的行列,有些追忆,有些惋惜,有些惆怅,心中五味陈杂。Pain is inevitable.Suffering is optional ——这是村上春树在他的书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中转述的一句来自马拉松跑者的格言,他译为“痛楚难以避免,而磨难可以选择”,也是全书中我最喜欢的一句话。生活也好,工作也罢,其中的苦与累是难以避免的,但是否能够忍受与坚持,则全凭我自己的决定与意志。所以在2018,步入30的这一年,我希望有点不一样,希望有个大的改变。年初,怀揣着不安与向往,第一次一个人背上行囊和相机去柬埔寨看吴哥窟,那一次,我好像从工作与生活的禁锢中挣脱出来,看着
唐@Tang
话题: 0
回复: 2
5楼
ayubear 2018-11-15 20:03
兜兜转转30余年,似乎已快退出青春的行列,有些追忆,有些惋惜,有些惆怅,心中五味陈杂。Pain is inevitable.Suffering is optional ——这是村上春树在他的书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中转述的一句来自马拉松跑者的格言,他译为“痛楚难以避免,而磨难可以选择”,也是全书中我最喜欢的一句话。生活也好,工作也罢,其中的苦与累是难以避免的,但是否能够忍受与坚持,则全凭我自己的决定与意志。所以在2018,步入30的这一年,我希望有点不一样,希望有个大的改变。年初,怀揣着不安与向往,第一次一个人背上行囊和相机去柬埔寨看吴哥窟,那一次,我好像从工作与生活的禁锢中挣脱出来,看着
唐@Tang
话题: 0
回复: 2
6楼
柳姐姐棒棒哒!
老柳
话题: 0
回复: 1
7楼
ayubear 2018-11-15 20:03
兜兜转转30余年,似乎已快退出青春的行列,有些追忆,有些惋惜,有些惆怅,心中五味陈杂。Pain is inevitable.Suffering is optional ——这是村上春树在他的书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中转述的一句来自马拉松跑者的格言,他译为“痛楚难以避免,而磨难可以选择”,也是全书中我最喜欢的一句话。生活也好,工作也罢,其中的苦与累是难以避免的,但是否能够忍受与坚持,则全凭我自己的决定与意志。所以在2018,步入30的这一年,我希望有点不一样,希望有个大的改变。年初,怀揣着不安与向往,第一次一个人背上行囊和相机去柬埔寨看吴哥窟,那一次,我好像从工作与生活的禁锢中挣脱出来,看着
乐活
话题: 0
回复: 2
8楼
ayubear 2018-11-15 20:03
兜兜转转30余年,似乎已快退出青春的行列,有些追忆,有些惋惜,有些惆怅,心中五味陈杂。Pain is inevitable.Suffering is optional ——这是村上春树在他的书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中转述的一句来自马拉松跑者的格言,他译为“痛楚难以避免,而磨难可以选择”,也是全书中我最喜欢的一句话。生活也好,工作也罢,其中的苦与累是难以避免的,但是否能够忍受与坚持,则全凭我自己的决定与意志。所以在2018,步入30的这一年,我希望有点不一样,希望有个大的改变。年初,怀揣着不安与向往,第一次一个人背上行囊和相机去柬埔寨看吴哥窟,那一次,我好像从工作与生活的禁锢中挣脱出来,看着
乐活
话题: 0
回复: 2
9楼
好年轻的样子呢,照片拍得有水平,显得一米八,文章也是文采过人,一看就是知识文化人
最近 1 人点评
ayubear
话题: 1
回复: 3
10楼
乐活 2018-11-15 20:56
好年轻的样子呢,照片拍得有水平,显得一米八,文章也是文采过人,一看就是知识文化人
哈哈照片放进去格式拉变形了不能怪我
最近 1 人点评
评论请先登录注册
精彩话题推荐